彩凤觉得自己有义务替顾大哥拒绝对方的好意

 “是谁t不长眼..”一头的碎发全都湿漉漉的贴在了顾铮的脸上,他面颊上剩下的那一半的油彩,就开始顺着脸庞融化,滴滴答答的好不狼狈,可是等到他看到了罪魁祸首的那双惊慌失措的眼睛之后,剩下的后半段的骂娘声,楞被他给憋了回去。
 
    惹祸的是自打进门之后就默默的充当着背景板,一直偷偷的观察着顾铮的郭茜。
 
    当她满是酸楚的看着顾大猛男和一个姑娘亲亲我我的时候,这心里别提多难过了。
 
    而听到顾铮对着彩凤说到一起回家的时候,这个春心萌动的小姑娘一个晃神,就碰翻了她胳膊边的脸盆,好不巧的就扣到了她刚刚萌芽了喜欢之意的准备起身的男人的头顶。
 
    “你,你没事?”
 
    这般娇滴滴的问询,就算长了张过于n的脸,是个男人也不会苛责了,站在一众人前的顾铮,也不想显得自己过于小气,他将自己脸上的水一抹,对着郭茜安慰道:“没事,容我擦擦再走。”
 
    听完这话,一旁自觉的愧疚的郭茜,下意识的就将手中雪白的方帕给递了过去。
 
    还没等顾铮的手伸出来呢,一旁一只肉肉的小手就从中阻隔了起来,是彩凤。...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100 拉你一辈子
 
    作为一个女人,她们的直觉通常都是十分敏锐的,只不过一个眼神,几个交锋,彩凤就觉得对面的这个姑娘,很可能也对她的顾大哥,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
 
    为了阻挡一切狂蜂浪蝶的骚扰,彩凤觉得自己有义务替顾大哥拒绝对方的好意。
 
    “不用了哈!俺也带着巾子呢,你看你那手绢怪好看的,顾大哥这么一抹,不就全糟蹋了?”
 
    “俺这块巾子是灰的,不怕霍霍,喏,顾大哥,赶紧擦擦脸。”
 
    觉得彩凤说的很有道理的顾铮,对着郭茜歉意的笑了一笑,就接过了彩凤另一只手递过来的灰帕子,仔仔细细的将脸上和头上的水渍都给擦拭干净了。
 
    等到顾铮将帕子递给彩凤,下意识的打算将额前的碎发再盖到脸上的时候,场内的这些人,可是全程的目睹了一个丑小鸭变天鹅的过程。
 
    除了对彩凤和早已经看过顾铮真容的郭言没有影响之外,其他人具都是呆愣在了现场,看痴了。
 
    看到了众人的反应,顾铮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老爷子,知道我为什么一听到你的条件就拒绝了吗?你以为我愿意唱这自己并不算最拿手的老生?”
 
    “就凭我的这个
    “现如今这世道,我还有牵挂的人,我还有未了的心愿,像我这般无权无势之人,今生只求个安稳,功名利禄皆是浮云。”
 
    “有幸遇见了东篱茶园的东家,那是郭东家仁义,赏我一口饭吃,对于我顾铮来说,这就足够了。”
 
    “所以,谢谢老爷子的看重,您才是真正懂行的行家。我在这里向你拱手致意,天已晚,就到这里,诸位,告辞。”
 
    说完这几句话,顾铮就拉起彩凤的袖口,头也不回的就出了后台的大门,朝着后场的停靠的黄包车而去。
 
    到了地方的两人,就在停放黄包车的空地,开始相对无语了起来。
 
    一个盯着对方的脸看的是专心致志,一个提着食篮子低着头是扭扭捏捏。
 
    如果不说话,这一场景就是一个妥妥的表白现场了。
 
    可事实呢?
 
    到底还是顾铮先开了口:“彩凤,我问你一件事情呗?”
 
    “顾哥,不,不用问了,俺知道..”
 
    “怎么?你以前就见过我的真容?”不能啊?顾铮一脸的诧异,这身体的原主掩藏的可结实了,也就顾铮他来了之后,才胆子颇大的在几个人的面前漏了脸。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