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将沾了一圈芝麻酱的嘴嘬着面条

- 编辑:admin -

他只能将沾了一圈芝麻酱的嘴嘬着面条

 
    恼羞成怒的郭言顶着从额头到下巴的一长条的红印子,就打算反抗一下,谁成想老头子紧接着又给他来了一下。
 
    嘭!
 
    行了,这下满意了?成了十字军了。
 
    “我说,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还敢带你妹妹来这种地方?胡闹!”
 
    郭老头的这声胡闹刚刚落下,楼下台子上的顾铮,就是一个小腾挪,翻转得那叫一个漂亮。
 
    “彩!”
 
    “赏!”
 
    高分贝的叫好声,直接压过了他的暴怒,穿透了云际,传到了郭老头的耳朵里。
 
    “嗯?我看看你搞了些啥?声势还挺大的啊?”
 
    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的郭老头直奔着他家姑娘原待着看戏的那张窗户而去。
 
    一个挺拔如松的身影,清楚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几声响镇三军的唱腔,直入他的耳内。
 
    不用再听更多,郭老头就知道,他那个傻儿子捡了一个金蛋蛋回来了。
 
    “哎?我说儿子,这人不错啊,你从哪请来的?”
 
    “嘿嘿嘿。”难得会受到自家爹表扬的郭言,就详详细细的将自己与顾铮的孽缘给讲了出来。
 
    “看来,这孩子应该挺缺钱的啊。”
 
    “是啊,缺钱,却又是要自己凭本事赚的那种。有时候我想想,都挺佩服他的。”
 
    “缺钱就好办啊,今天的戏散了,你问问他,愿不愿意来我们家底下的东升楼来唱?”
 
    “去东升楼唱老生?”
 
    嘭!
 
    又是恨铁不成钢的一棍子。
 
    “你没看出来啊,他的功底全是照着小生来培养的,唱老生?唱老生我用他?”
 
    看到自家的爹竟然如此的懂行,郭言的内心是震惊的,郭老头看着一脸痴呆样的儿子,不由的鼻子就翘了起来:“哼!当年你爹我听戏耍戏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吃奶呢?”
 
    感情,他爹原本也是一个老顽主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99 二女初见
 
    老而弥坚的郭老头,一眼就看清了顾铮的本质,但是他只猜中的开头,并没有猜中结尾。
 
    当大戏收锣,三个人踱到后台,打算去看看顾铮有什么打算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此时的顾铮已经将行头半卸下来,油彩也只是清了一半。
 
    他如此的迫不及待的行为,只是为了吃上一口彩凤给他带来的,还散发着香气的美食。
 
    麻酱凉面,在这个散去了燥热的夜晚中,最是对胃。
 
    两个年轻的男女头凑在一起,后台那带着黄晕的铜镜,则将这一场景,影射的温馨极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闷头猛吃,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姑娘,只是坐在对面双手扶着下巴,乐呵呵的看着他,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一般。
 
    当碗中的面条渐渐的减少的时候,还不忘记从自己的面前的桌子上,那个一看就很家居的提篮中,往顾铮的碗中添着黄豆青瓜这般的面码。
 
    “好吃吗?”
 
    “嗯..”稀里哗啦吃着麻酱拌面的顾铮,已经没有嘴来回答了,他只能将沾了一圈芝麻酱的嘴嘬着面条,一边点头边回应着彩凤。
 
 
    为了口吃的,毫无形象。
 
    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着实不错,仿佛那才是一个世界中的人,外人很难融入。
 
    而脸皮破厚的郭言才不管什么岁月静好呢,他只觉得这就是顾老板的变向炫耀,话说,他爹怎么还没给他定亲啊!
 
    于是,嫉妒的郭言就率先开口打破了这种难得的氛围:“顾师傅,吃啥呢?赏我一口呗?”
 
    被突然问及到的顾铮,这才发现门口边上已经进来了三个大活人,可是当他听到郭言的话语之后,第一时间的反应却只有一个,将碗下意识的往怀里一护,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我自己都不够呢,再说了,俺们这样的人吃的吃食都粗,不是你这样的精细人能入得了口的。”
 
    “对,彩凤!”
 
    听到了顾铮的询问,彩凤坚定的就站在了顾大哥的一边,这个人长的人模狗样的,穿着绫罗绸缎,咋还好意思和他们这种穷人抢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