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事情对方如果苦口婆心的和我说我就回没皮没

  难怪对彼得的态度完全不同,我的这个未来“老丈母娘”,这个姓陈的女士,叫这个小子来的原因是让我知难而退,可惜她不了解我,更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我看了看这个彼得陈,突然伸出手说道:“你好,陈先生。”
 
    彼得陈不以为意的看了我一眼道:“你是?”
 
    我笑了笑,很认真的说道:“我是骆雨寒的男朋友林白风。”
 
    什么?
 
    彼得陈脸色都紫了,并望向了骆雨寒的母亲说道:“陈阿姨,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女士显然也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说,脸上阴沉的看了我一眼后说道:“林白风只是喜欢我女儿而已,只是我女儿已经回到了省城。”
 
    彼得陈刚刚出了口气,我却笑了笑后说道:“是呀!我和骆雨寒毕竟同居半年了,让她回家住两天也天经地义。”
 
    那女人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可她却很快的平静下来,并对着门口挥了挥手。
 
    我回过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入口,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们身材至少一米八五以上,身材很好,相貌如同刀刻斧凿一般有型,而且身上穿的都是从意大利专门定制的服装,两个人走在一起,吸引了咖啡厅中很多女服务员的目光。
 
    两个人来到陈女士面前,同时行了一礼道:“陈阿姨,我们来了。”
 
    陈女士看了看我,对着我说道:“这两个是香港年华集团的两位公子哥,他们家产数十亿,哥哥出自剑桥,弟弟则在哈佛拿了好几年的奖学金,两个人毕业之后,并没有动用年华集团一分钱,而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建立了两个资产上亿的企业。而他们也曾经对我们骆雨寒很有感情,说过非她不娶。”
 
    我终于明白陈女士让三个男人来的原因,根本是向我示威。
 
    我沉默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骆雨寒的母亲,沙哑的说道:“尊敬的阿姨,我只问你一句话。”
 
    对方皱了皱眉头,仿佛对我的表现有些意外,正色道:“你问。”(((
 
    我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我不是混夜店的,如果我父亲没被抓走,如果我不认识秦念和柳晓晓,只认识骆雨寒,你会让我们在一起吗?”
 
    对方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后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很认真的说道:“请您回答我。”
 
    陈女士看了看我,眼中露出了不屑的表情,随后冷笑道:“当然不可能!”
 
    我站起来点了点头后说道:“既然如此,我走了!”
 
    对方愣了一下后说道:“林白风,你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后说道:“没什么,刚才我再三委曲求全,不管你怎么责难都不说话,是因为你的身份,以及我对骆雨寒的感情。可是,你明显是对我有偏见,之前你是说了我很多缺点,我承认,而且我努力的想办法改正,可是就算我没有那些问题,你也绝对不会让我和骆雨寒在一起,既然如此,我何苦忍你?”
 
    陈女士大怒道:“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简直岂有此理。”
 
    我深吸了口气,很认真的对着她说道:“您是骆雨寒的母亲,为她好,我可以理解。所以您说我做到什么程度,你才能够认可我和骆雨寒,我都会努力去做。”
 
    她骤然站了起来,脸色阴沉的看着我,指着我的鼻子说道:“林白风,你给我死心吧!这辈子只要我活着,就不可能让你们在一起。”
 
    我挠了挠头,最终叹了口气后说道:“这可难办了,不管怎么办,我也不可能将你杀了,骆雨寒会恨我一辈子的,你还真的给我出了个大难题。”
 
    彼得陈听我说完这话,当时就怒了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怎么和陈阿姨的说话呢!还不赔礼道歉?”
 
    话音未落,我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身子靠在他的身上,随后用力的一背。
 
    咚的一声!
 
    彼得陈的身子直接被我砸在桌子上,这个木头桌子也不结实,直接砸个稀巴烂。还没等彼得陈明白过来,我顺手抓住旁边半热不热的咖啡壶,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他一声惨叫之后,鼻梁子直接被我砸断了,不停的涌出血来。彼得陈躺在地上连连惨叫,眼神恶毒的看着我。
 
    可惜的是,我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脚,满脸严肃的说道:“我很讨厌别人指着我的鼻子,那个女人是因为我看在她女儿的面子上能够忍耐,可是你不行!”
 
    那两个孪生兄弟哪里见过这种事情,站在那里左右为难。
 
    我没有让他们为难太长时间,看了看他们说到:“如果你们不滚,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其中一个人还想说上两句,可他兄弟却轻轻摇摇头道:“今天受教了,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我现在满肚子不爽,对方还在这里火上浇油,不由得冷笑一声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要找回场子吗?”
 
    说话的人冷哼一声,却没有再张嘴。
 
    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是精致的瓷器,而我是破瓦片吧!
 
    我并没有理睬两个人,而是哼了一声道:“别在这里装样子了,快点滚吧!否则我真的忍不住会动手的。”
 
    这两兄弟脸色难看对着女子行了一礼后,转身就准备离开,可他们刚刚走出咖啡厅,不远处突然跑过来四五个人,为首的那个人指着他们大声喊道:“就这两个家伙,调戏街边卖西瓜的王婆,揍他们!”
 
    这两个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这四五个人打倒在地,并抬起脚来对着他们一顿踢。这些人却也干脆,踢了他们一顿之后,转身就跑的无影无踪。
 
    陈女士气的浑身哆嗦,她指着外面的人说道:“这些人是你指使的吧?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我眉头挑了挑,突然笑道:“我怎么无耻了?首先,这些人我不认识,而且就算认识,我也会非常开心的对他们说做得好。而且,我还不怕和你说了,我不知道你会让这三个人来这里来羞辱我,如果知道,我会在门口安排二三十人,这几个小子下手太轻了,连腿都没打断,简直是岂有此理。”
 
 第五百六十章 禽兽
 
    你!!!
 
    陈女士再次的指着我说道:“林白风,今天你给我的羞辱,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们骆家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我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道:“可惜你是骆雨寒的母亲,我始终要尊老爱幼。”
 
    住口!
 
    陈女士额头的青筋都出来了,大声说道:“别在那废话了!”
 
    话音未落,我一杯咖啡就洒了出去。我当然没有泼在对方的脸上,可飞溅而出的水滴却也难免沾在对方的身子上,使得红色的大衣有些脏了。
 
    陈女士刚想骂人,可看着我的眼睛却生生的憋了回去。
 
    我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很好,我很满意!”
 
    你!
 
    陈女士死死的盯着我,可最终却没有说话,快速的走出了门,也就五分钟,一台奔驰车停在她的面前。这个女人冷冷的看了坐在咖啡厅里的我,轻轻摇了摇头后,上车离开了这里。
 
    看着她离开时候的样子,我知道麻烦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方如果苦口婆心的和我说,我就回没皮没脸的和她解释,可她竟然用骆家来压迫我,更主要的是,她竟然找了三个男人来打击我的自信心。
 
    她也太小看我了,当年我沦为司机的时候,不少人想要对付我,可到了最后,不也被我一个个踩在脚下了吗!更何况,我现在手下也算是有精兵强将,而且她既然已经决心不让我和骆雨寒在一起了,那可怪不得我当她是敌人。
 
    让我有些吃惊的是,骆雨寒母亲走了之后,阿汤和柳晓晓来到了咖啡厅。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说道:“那些人是你安排的吧?”
 
    阿汤还是了解我的人,他笑了笑后说道:“怎么了?下手轻了吗?”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柳晓晓看了看我,脸色平静的说道:“昨天你们在一起了?”
 
    她说的自然是秦念,我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我们是在一起过夜的,可她有些难受,我只是抱着她,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让我意外的是,柳晓晓伸手就给了我一个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