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典型的因为荷尔蒙而生情的姑娘

- 编辑:admin -

这位典型的因为荷尔蒙而生情的姑娘

 
    心情好,才是真的好。
 
    将银钱仔细的揣好,顾铮唱着乡野小调,就满是劲头的离开了这些个高门大院所盘踞的胡同,奔着自己的新活计而去了。
 
    而他们中间那个唯一被遗忘掉的小兰,现在正拼命的敲着角门的门板,期望角门的门房别光顾着奉承刚进去的那两位小祖宗,能给她也开个门门啊。
 
    “放我进去..呜呜..”
 
    压根就没发现自己的贴身丫鬟被自己拒之门外的郭茜,现在满脑子的心思都放在了尾随而至的二哥的身上。
 
    她在通往自己闺房的小花园中走了两步,就转过身来,打算问个明白。
 
    “二哥?”
 
    “哎呦,小妹,你不生二哥的气了?我让你丢脸了啊,咱们这样的人家想要打个赏,还用问缘由吗?是我,丢份了,你打你二哥几下,消消气啊。”
 
    “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个。”
 
    “那你不生气了啊?你想和我说哪个?”
 
    一头雾水的郭言看着对面的小妹的头越来越低,自家最乖巧不过的小妹用那可爱的小嗓子说了一句:“刚才那个黄包车夫,就是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顾老板啊?”
 
    “是啊!”一提到他感兴趣的事情,郭言就眉飞舞了起来:“是不是觉得很神奇?有没有觉得顾老板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度?”
 
    “嗨!你是没看见他上台的那两下功夫,那简直了,破开乌云见明月,分开波涛路分明啊。”
 
    “他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在台上的他,才叫做光芒无限啊!”
 
    看着自家二哥又灼灼发光的眼睛,郭茜都不免的憧憬了起来,这位典型的因为荷尔蒙而生情的姑娘,就拽了拽郭言的袖子:“那二哥,昨天你说的要带我去你的茶园子听戏的这件事,还算数吗?”
 
    “算啊,当然算。”
 

 
    “也不是不行。”恋妹郭言摸了摸下巴,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今晚老头子不是要回来吗?也不知道是几点,咱们听完戏了,要是赶不回来,肯定又是一顿臭骂!”
 
    听了这话,郭茜就笑了起来,她安慰着拍了拍郭言的袖子,说到:“放心二哥,爹爹要亥时才能回来呢。”
 
    “那就行,那你收拾收拾,等傍晚开戏前,我找人来接你啊,保准给你挑一个最好的位置,让你看看我那茶园子的盛况!”
 
    “二哥,你真好,我最喜欢二哥了。”
 
    这句话,可能是郭茜说过最大的谎言了,但是被骗的郭言并不在乎,他美滋滋且忙碌的安排着一切,等待着傍晚,属于他茶园子里的第一场像模像样的大戏上演。...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98 大boss回家了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如今的东篱茶园,再也不复半年前的鬼屋一般的冷情,大门外贴着画师手绘的海报,一个气定神闲的诸葛亮的形象,跃然其中。
 
    在人物绘画的下方,是一长溜的顾铮给郭言报出来的他能够演唱的老生选段,一个个熟悉的曲目名称,就这样一排排的被漂亮的毛笔字,给罗列了出来。
 
    而在画报的空白处,则写着出演人:顾铮。
 
    底下则标明了进院子听戏的最低消费标准:散座一元。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