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场内外的人皆是一愣紧随在求救人员身后的那

 一股子说不清楚的洒脱,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连偏向于勇武可靠型男人的貂蝉,也不由的赞叹了一句。
 
    ‘原来那些宫人们总说顾郎俊逸,我先前倒未曾觉得,今日见到却觉得所言非虚。’
 
    而这一声,已经完美的被笑忘书空间之中那个被老一辈给揍了一个包而瞬间服软的‘我知女人心系统’用奶声奶气的语气给翻译了出来。
 
    哦,原来我以前的所作所为都给瞎子做了,可是为什么呢?
 
    顾峥这个世界的皮囊,虽然没有民国时期那个祸国殃民的戏子那般的绝帅,但是用他自己的眼光来看,在穿越过了这么多个世界之后,那也是足可以进入前三的帅了。
 
    再加上这个委托人自小的世家教养,跟随着蔡邕大家这么多年的诗书曲艺的熏陶,自带一股子文人的风流,乃应该是顶尖的人物才是啊。
 
    怎么这任红昌,这么眼瞎!
 
    但是现在,可不是让顾峥疑惑的好时候。
 
    因为那渐行渐近的厮杀声竟然已经逼近了康宁宫的正门,直逼这边的大殿而来。
 
    看来那个被十常侍给骗进宫中的何进大将军也不是个傻的。
 
    也知晓往那边逃窜对自己才最为有利。
 
    只不过短暂的思索,顾峥就决定不淌这趟浑水,以保证自己与任红昌的安危为主。
 
    那是因为,以他一己之力去对抗一个后宫的权势,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翻盘的可能的。
 
    既然是如此,他就不出力不讨好了。
 
    打定了主意的顾峥,却看到身后的任红昌终于在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丝属于女子的慌张。
 
    他还以为这位心智坚定的奇女子,是不懂得担忧为何物的呢。
 
    既然担忧就好,女人嘛,当然是要躲在伟岸高大的男人身后喽。
 
    已经开始找寻趁手的武器,准备来一场轰轰烈烈的英雄救美的时候,一个奶奶的声音,又给了他一次暴击。
 
    ‘任红昌说:坏了,来不及了,那群人已经杀过来了。’
 
    ‘可是这偌大的宫殿之中全是弱质女流,刀剑无眼,却还要护着太后与年幼的皇子。’
 
    ‘不知道多少姐妹,能够在这乱局之中保存。’
 
    ‘只可惜这顾峥乃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哎,可是看在与他还有几分交情的份上,也不能就丢他在这等死不是?我提醒他一句,让他往太后所居的后殿之中撤离吧,只希望到时候他莫要腿软添乱才是。’
 
    就这一番话说出来,让顾峥差一点就来了一个平地摔跤。
 
    而那个十分欠抽的声音则是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任红昌此时叹一口气,然后继续想到:看,果然是个不经事的,厮杀的场面还未曾见到,只是听到声音,就已经这般的不堪了啊。’
 
    是男人最怕听见什么话?
 
    那就是,他是不是……不行啊!
 
    甭管这话任红昌她说没说出口,就算是在心中想想,它也不行啊!
 
    为了防止世界被毁灭,为了全社会人类的和平,我这就行给你看啊。
 
    就在这一翻译落下之后,顾峥就真正的行动了起来。
 
    他抛弃了手中那个已经毫无作用的碎成两段的古琴,十分果断的就抄起了一旁用于插火烛油灯时所使用的架子。
 
    这个架子此时因为正是白日的缘故,上边盘状的油托并未曾摆上,之留下了那个锋利的双股尖叉露在外处。
 
    虽然比不上锋锐的矛尖儿,但是用上巧劲儿,捅敌人一个对穿,还是没问题的。
 
    找到了趁手武器的顾峥,怕这一个架子不够使,连一旁的那一排灯架都给搂到了身后,一排作为储备的武器库,而他的左右两只手,也都各抓了一只。
 
    “您这是?”
 
    这边的任红昌与小左,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贯礼仪满分的顾峥正在用风驰电掣一般的动作在大殿内忙碌着,那心中的疑问刚想问出口呢,那制造出叮当的厮杀声的罪魁祸首们,就已经抵达了过来。
 
    “太后!救我!妹子!派人……”
 
 744 有我顾某在……(浅浅烂二盟加更二)
 
    一个等同于赤手空拳,手中只拎了一根树杈子以及一块碎石块的高大的男子正打算往这正殿之中冲击呢,他那埋着的额头就被一青铜叉子给顶了出去,一下子就打断了他求救的话语。
 
    而做这个动作的人正是顾峥。
 
    这短暂的一叉子,让场内外的人皆是一愣,紧随在求救人员身后的那些宦官打扮的追杀者们,则是面露喜色,一挥手中的武器就紧跟了两步,将家伙朝着他们此次狙击的目标身上招呼了过去。
 
    “你!”
 
    后方有狼,这求救的前路就在眼前,却偏偏杀出来一头拦路的猛虎。
 
    百思不得其解的何进大吼了一声:“何人阻我!我乃太后亲哥,兵马大将,何进是也!”
 
    “今日阉党作乱,试图袭杀与我,尔等不协助本将军一同御敌,竟敢伙同阉党犯上作乱不成。”
 
    可惜他这话算是说给瞎子听了,只听见那康宁宫的后殿处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响动所在,现在也变成了静悄悄的一片。
 
    见到于此的顾峥,讽刺的笑了,但是他横在大殿上的灯架子,却是握的更加的坚决了。
 
    他用他那并不算宽阔的脊背挡在了任红昌以及大殿内所剩余的所有人的面前,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洒脱,笑道:“任姑娘,看来你的求救晚了一些。”
 
    “若我猜测的不错,后殿之中的人也已经被十常侍的人给控制了起来。”
 
    “宫中谋划许久的他们,怎么可能不拿幼帝与太后作为起事的筹码呢?”
 
    “毕竟,拥有了汉家的皇帝,才能拥有真正的权柄啊。”
 
    “为今之计,恕我这个凡俗之人,只能为我以及这大殿之内的所有人的性命负责了。”
 
    “毕竟这大势已成,非个人的孔武能够改变的了。”
 
    顾峥说完这些话,就算是再没有政治觉悟的小左也明白了众人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