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放你那不安全其它的我帮你存着

- 编辑:admin -

既然放你那不安全其它的我帮你存着

“大牛?”听到了这个名字,青眉不由的恍惚了起来,这个曾经最甜蜜的代号,现如今仿佛距离她十分的遥远。她苦笑了一下,声音低的差点连自己都听不见了:“我现在又有什么脸去见他呢?”
 
    “哎呀不说了,看你现在这样,是有了正经工作了吧?你赶紧去好好的过活,别在这里耗着了,这不是你这样的人应该待的地方!”
 
    “赶紧走,去去去!”
 
    这是在撵猪呢?我的姐姐?
 
    知道自己的废话无用的顾铮,也不愿意多劝了,等自己用实际行动把青眉姐给赎出来再说吧。
 
    这边的赎身任务倒是简单了,这青眉姐刚转到二等院正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可是刚才听师姐话里话外的意思,反倒是白莲那边的麻烦更大,不行,自己有机会了,一定要亲自的去看看情况。
 
    毕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能不能出来是一回事,愿不愿意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95 好好活
 
    想到这里,顾铮的脸上就露出了嬉皮笑脸的表情,他阻止着青眉姐的拉扯,反倒是把对方往他的车上让了起来:“姐,你怎么总是赶我走啊。这里是啥地方,我这纯爷们可是门清的。”
 
    “我今天就是以你叫的车的车夫的身份找过来的,你好歹让我拉你一程,怎么也要去百货商场那边去转一圈吧?咱们也去看看那法兰西进口过来的香水口红,是什么的模样的不是?”
 
    “我想啊,咱们的青眉姐,涂上那些胭脂,肯定是北平城里最漂亮的女人了。”
 
    已经被拉上车的青眉,刚想笑着说顾铮的嘴怎么变得这么讨嫌了呢,她就看见这个早已经长成的师弟,扶好了车把手,用无比认真的表情转头看了她一眼:“姐,以前都是你照顾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姐姐,以后就换成弟弟我照顾你了。什么也别说了,你先坐着弟弟的车,坐稳了,我拉你一程。”
 
    前方人的脚步随之就迈了开来,带着义无反顾的尽头,勇往直前。
 
    坐在黄包车上的青眉,先是呆愣了一下,在看到了面前跑着起劲的男人的那宽厚的肩膀之后,就将自己刚才还歪七扭八的坐姿,给端正了起来。
 
    她将耳旁的乱发轻轻的拢起,一丝杂乱也无,她将身上的旗袍褶皱抹平,让它紧紧的贴附在她白皙的大腿之上。
 
    她的笑容比以前唱大青衣的时候还要端庄,还要艳丽,仿佛现在坐在黄包车上的不再是那个早已经失去了所有希望的二等院的青眉,而是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名号响彻京郊的,戏台子上的青衣眉。
 
    黄包车的车轱辘在青石板路上滚的咕噜噜作响,从八大胡同过去,就到了北平城内最繁华的府井大街。
 
    那里有法兰西百货的开业庆典,现在正是人潮涌动,车辆穿梭的时间。
 
    无数个城内的潮男潮女,时尚名媛们,都被自家的车辆送达到了这里,打算在这个新奇的百货商场开业时,一睹外国洋玩意的稀奇。
 
    这个诡异的国家中的国民,压根就不去在意,那身边走过的一个个穿着倭服的士兵,他们仿佛觉得,在租界区内,自己就是安全的一般,掩耳盗铃。
 
    此时的顾铮与青眉,却丝毫不在意周围越来越嘈杂的环境,他们仿佛不是和旁人一样是为了逛街,而是单纯的享受这两个人的坐车与拉车的时光一般,带着一种名叫默契的光环,笼罩着一种名为温暖的氛围,就这样穿梭在人群中,平静而宁祥。
 
    ‘吱呀’
 
    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大街上的路被车子堵得严严实实,再也挪不动分毫。
 
    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的顾铮,像往常一样,将黄包车放下,用一张最灿烂的笑脸去迎接车后座上的客人:“青眉姐,到了,谢谢惠顾。祝您购物愉快。”
 
    被顾铮轻轻的搀扶下来的青眉姐,噗呲一下就笑了出来:“购物个啥啊,身上空空如也,全部的家当我可都给了你了啊。”
 
    “哦,”刚反应过来的顾铮,反手就将又被自己胸口焐热了的大洋掏了出来,递给了青眉其中的一块:“这个你留着买胭脂,既然放你那不安全,其它的我帮你存着,等我把你救出来了,你再可劲的花!”
 
    “相信我,你师弟两三天就能赚一块呢。”
 
    压根就不相信的青眉被逗的咯咯直笑,她像小时候一般,伸出食指在顾铮的额头上戳了一下:“看把你能的,就你?行了,既然你把我当亲姐姐了,我也不啰嗦了。赶紧去干活去吧,好好活出个人样,就比什么都强。”
 
    “嗯,那姐,你去买胭脂,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我哈。我去上工。”
 
    这两个不是亲姐弟胜似亲姐弟的人,就这样聊着天,氛围轻松的压根就不像分别五年后的初见。
 
    本应该是最不起眼的这一对组合,却偏偏被有心的人给看了个正着。
 
    一大早就协同着闺蜜被司机送到府井大街的郭茜,此时正无聊的打量着周围的人群,眼波一扫时,她就看到了一个让她害羞到脸红心跳的人。
 
    那个黄包车夫,虽然这是她的第二次遇见,但是她还是一下子就从茫茫人海中找寻到了他的身影。
 
    想忘,却忘不掉,难忘。
 
    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艳丽的女人,朝着她的黄包车
    “哎?别啊?我这里有钱,你先拿去..”她的好闺蜜雯雯的话音还未落呢,自己密友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这么着急干嘛去啊,好歹让人把话说完啊!”
 
    就在雯雯噘嘴叹气的功夫,从没有像现在这般的焦急的郭茜,就在忠心的丫鬟小兰的开路之下,奋力的挤到了顾铮的黄包车的边上。
 
    “嗯.”郭茜并没有说话,而是用表情朝着身边的小兰示意了一下。
 
    果然是小小姐身边最机灵的丫鬟,小兰当仁不让的就开了口:“车夫,活计拉完了吗?鼓楼后大街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