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刚才守门大茶壶一说你的名字

- 编辑:admin -

拿着刚才守门大茶壶一说你的名字

 “直到我前一阵,”说道这里,青眉苦笑了一下:“从一等院子被转到这里之后,我才能有了一定的自由,可以出去转一转了。”
 
    “也真是巧,我这正打算等风声松松的找时间偷偷的去确认下呢,谁成想你竟然自己找到这里来了。”
 
    一直拉着顾铮的胳膊,唯恐他会消失不见的青眉,上下的又打量了一番顾铮,眼角的泪花就泛了出来:“瞧我这点出息,你青眉姐多少年都没哭过了,不过,顾师弟,你没事,真好。”
 
    听着青眉姐轻描淡写的复述,寥寥几句话就将这几年的生活给带了过去,对面的顾铮就知道,她们过的并不好。
 
    他先是默默的为自己五年前房子莫名着火的邻居点了一个衰,又将注意力转到了安慰青眉姐上边。
 
    顾铮轻轻的拍了一下青眉姐紧抓着他的手臂,安抚到:“青眉姐,别为我担心,你看我这不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吗?”
 
    “不缺胳膊不瘸腿,小日子过的别提多滋润了。”
 
    “你也别为我担心了,我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你,正是想要和你商量一下,有什么办法能把你们救出去吗?”
 
    “需要多少钱?青眉姐你心里有没有个数?”
 
    看着对面的这个大男孩,青眉再一次的笑了,而这一次是被感动的。
 
    曾经这个瘦小的需要自己照顾的男孩子,终于长大成人,打算用他依然稚嫩的肩膀,来替他的师姐们挡风遮雨了。
 
    他依然还是多年前认识的那个顾铮,那般的纯良,怀着感恩的心,努力的对照顾他的人好。
 
    这般的好人,自己又怎么能拖累他呢?
 
    想到这里,青眉轻轻的拭去了眼角的泪花,朝着顾铮摇了摇头:“不用管我,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成。”
 
    “不过姐姐还真的有事求到你。”
 
    “不行!赎人是必须的,青眉姐你先说有啥事要帮忙的吧?”顾铮坚定的摇了摇头。
 
    听到顾铮的回答,青眉更加的欣慰,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四周,就将交谈的声音压低了几分:“姐姐我这次被转到了二等院,不被榨干剩余的价值,是出不去了。”
 
    “但是我这么多年也偷偷的攒下了一些体己钱,这新环境我一点也不熟悉,唯恐被管事的人给搜罗了出去,白白的便宜了别人。”
 
    “正好,又让姐姐我见到了亲人了,顾师弟,你拿去吧,置办房子也好,购买土地也罢,找个媳妇,踏踏实实的过自己的日子,就当我们两个师姐和你的情分,自此就断了吧。”
 
    “喏,拿着!刚才守门大茶壶一说你的名字,我就下意识的将它们都藏在了身上。果不其然,我想对了!”
 
    随着青眉姐的话音落下,一方还带着温热的手帕,就被青眉从怀中掏出,塞进了顾铮的怀中。‘叮叮当当’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这是?”
 
    “这是银元,足足有六个呢,你留着花啊!”
 
    “哪有那么简单,这看白莲吧,她过两天就要在白莲阁正式挂牌了,你和我能见到她的日子也不多了。”
 
    “白莲阁?”
 
    “是啊。”说道这里的青眉,带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枉我这么多年护着她,不想让她一头栽进这个烂泥塘里。”
 
    “可是白莲这个小妮子倒好,跟着我身边清清白白的做个没甚活计的小丫鬟不好吗?转头就搭上了足可以当她的爹的班主了。”
 
    “就在前几天,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还给她专门的辟出来了一个楼子,作为她挂牌的奖励了。”
 
    听的目瞪口呆的顾铮,脑袋中一直都转不过弯来,这个白莲不是最精明不过的一个姑娘吗?怎么还上杆子去做这个行当啊?这是脑袋进水了吧?
 
    看着张大了嘴巴的顾铮,一脸的傻样,青眉的脸又柔和了几分:“嗨,我和你说这事干嘛,你还是个孩子呢,不懂的。”
 
    “总之一句话,我和白莲你都不用管了,这个世道,个人有个命,你青眉姐我认了!”
 
    “可是?”听到这里顾铮觉得自己还能努力下:“青眉姐,你也不想见大牛哥了吗?”